世界上最恐怖的银都被称为“地狱的入口”

  • 时间:

  149、山西正大制管有限公司临汾侯马市年产200万吨高频直缝焊接钢管项目

  据估计,从1545-1824年近300年间,波托西共开采了2.5万吨白银。矿工们每到周五晚,就会在最宽阔的井下举办献祭仪式,他们会在堤欧塑像前撒下96度烈酒,嘴边点上香烟,古柯叶放在神灵随手可及之处。而因为采矿死亡的印第安人,他们的骨头也可以搭一座桥从波多西到西班牙。19世纪中期,随着银矿因过度开采而枯竭、银价下跌,波托西的经济状况也开始走下坡路。工友们上工时,并不带手机和手表下井,他们用最原始的办法判断时间,这全靠嘴里的古柯叶,等咀嚼到没滋味了,也就差不多4小时过去了,该出来透气换叶子了。当时铸币厂把铸造好的一部分钱币运往西班牙,另一部分则供当地居民使用。直到19世纪末,随着锡矿及其他矿藏的开发,波托西才逐渐恢复,人口增加。但是当初这座“银山”在“充实”波托西的同时也吞噬了百万人的性命,被称为“地狱的入口”。十六世纪中叶到十九世纪,波托西作为世界上银矿一半的产出地,密密麻麻的矿坑不断地吞噬了800万的生命,这些来自地狱的财富曾经支撑了西班牙300年的辉煌。矿山工作的大多数人都有矽肺,矽肺是尘肺中最常见的一种。矿工们在4850米稀薄空气的山腹中,呼吸着活火山刺鼻的空气,在弥漫浓烈粉尘的环境之下依然需要劳作,除了古柯叶,真的没有什么能麻痹自己继续坚持下去。19世纪初,这里的白银被开采一空,波托西一落千丈。而在吃人的山,却没有这样的预防措施。现在,铸币厂已经变成了博物馆。铸币厂最终停产。冶炼、延展、模压等一整套工艺都得到了充实和改进,大大提高了铸币质量和铸造能力。从外表看来,里科山至今仍巍然屹立,其实山里早已被开凿得千疮百孔,共有8000多条坑道。再丰富的资源也抵不过毫无节制的开采。为了开采银矿,西班牙殖民者强行征用了大批当地土著居民做劳工,每个劳动身上都背负着繁重的开采任务,为了加大白银产量,像奴隶一样的驱使劳工工作。18世纪时,铸币厂曾经进行过一次扩建和翻修。

  矽肺会导致慢性支气管炎,发烧胸痛,体重下降,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所以,这里的男人们很少活到40岁。据当地的寡妇协会统计,每月有14名女人丧偶,成为寡妇。

  西班牙还在波托西设立了先进的皇家造币厂,曾经盛极一时,如今依旧矗立于城市中心,向人们诉说着当时的辉煌时刻。

  波托西银矿还间接导致了中国明代的灭亡。明代是一个银本位货币的朝代,但中国是一个缺银的国家。白银价格在中国和美洲的巨大价差,导致了国际资本套利活动。最终引起明代财政危机,间接导致了明代的衰败和灭亡。

  而经过百年开采,山上早已千疮百孔,据地质学家测量,原4900米高的圆椎形的里科山,高度竟下降了16米。之后,西班牙殖民者在此建城并取名波托西。如今,在资源枯竭后,这座城市被无情地放弃了,但在这座城市里苟延残喘的人们还在用生命交换着更深处的矿藏。在近200间展厅里,不仅展示着铸币厂的厂史资料和各个时期的钱币,还有铸造钱币和给钱币称重所用的工具以及各个时期不同的铸币方法。西班牙人征服美洲之前,波托西还仅是一个小村落,1545年西班牙殖民者在波托西附近的里科山发现了一座“银山”,整个山体岩石都是银矿,并且矿石含银量极高,达40%,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在现代矿业中,钻头上会有小孔持续喷出水流,从而阻止灰尘漫溢,被呼吸入肺部。时至今日,山上数千个山洞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死于矿难坍塌的人数仍在增加。高地气候、高风险的采矿跟恶劣的冶金环境,都让这些人快速地死亡。波托西银都,位于玻利维亚西南部的波托西省,曾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银矿,鼎盛时期,波托西皇家铸币厂位于城市的中心,紧邻共和国广场,于1753-1773年间建造。建城后,波托西得到了迅速发展,据记载,当时波托西有6000多座炼银土炉,人口暴增,一度成为南美最大的城市。所以当时有一个说法:里科山输出的银矿,可以从波托西搭一座银桥跨越大西洋到达西班牙;17世纪中叶后,银产量开始逐渐下降,到1820年,城市彻底衰落,人口也锐减到仅有8000人。

  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波托西银都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